原标题:今年,我最喜欢的那一部电影,没有写 根据豆瓣统计,2017这一年我看了103部电影。 跟真正

  跟真正的电影迷比起来,这个观影量算是很迷你了,而我可怜的记忆力还在不断地删减库存,大部分看过即忘。只有少部分(真的是很少很少的部分)留下了一些氤氲的气息,一些飘忽的光影,算是这一年的余味。

  因为工作关系,大部分看的都是院线片。就说说这一年,我心目中的院线.《乘风破浪》

  今年的港片特别少,好的更少。好难得彭浩翔还能在今时今日的环境里,拍一部老友鬼鬼的港片。志明还是那个志明,春娇还是那个春娇,就连公公都还是那个公公。一切如常,就已让我很感动。

  许鞍华35岁的时候拍了新浪潮电影《投奔怒海》,70岁的时候拍了献礼片《明月几时有》。

  光是一首《City of stars》都可以让人回味很久了。谁想到整部电影的OST都那么好听,可以跟《Begin Again》的OST媲美了。而且,高司令的歌技也完全不输骚当嘛,歌声里流淌着四季馥郁的气息。

  作为一个漫威散粉,从不会漏掉任何一部漫威院线大电影。今年的《银河护卫队2》、《雷神3》我都很爱。如果只能选一部,那必须是《金刚狼3》。

  平淡的生活,最难拍得好看。张艾嘉这次让我刮目相看。我很喜欢电影里一些细碎的时刻。比如慧英跟丈夫坐在车上,谈论着今后的生活。镜头从他们身后拍过来,只看得见两个人的侧脸,融在扑面而来的秋光里。父亲哼着《花房姑娘》,母亲掩面哭泣。

  我要承认,我确实是出于私心,把这部片子排得很前。雷德利斯科特拍第一部《异形》的时候,四十出头。现在,他八十岁了,还在不停地追问生命的终极意义,探讨未来的哲学命题,这本身就很值得尊敬。

  雷老爷子在采访里说起的故事,其实也正是电影想告诉我们的东西:“长大的正确方式就是不去想变老这件事。我就从不想。这个道理是我母亲在她98岁的时候告诉我的,她98岁的时候做过一个5个小时的手术。她是一个农民。她的朋友104岁的时候也做了那个手术。我认为人最重要的是不断进化,要一直做事情。”

  看完之后,真的有种飞叶子飞大了的感觉。一晚上脑子里都萦绕着大唐故事里的浮光魅影。如果说王小波可以写一个光怪陆离的长安城,为什么陈凯歌不能拍一个他眼中的盛唐呢?

  不讲英雄主义也不讨论战争意义,《敦刻尔克》只是专注于战争中的人最原始、最真实的反应:逃亡,不顾一切地逃亡。诺兰的时间线依然玩得溜溜的,运镜一流,剪辑一流,BGM也是一流。更重要的是,这部电影证明了,一个成功的商业片,依然可以有严谨的艺术追求。

  同时也想提一嘴《至暗时刻》。这部电影跟《敦刻尔克》对照起来看,更有意思。加里奥德曼的表演真是神了,形神兼备,已经为他预约这一届奥斯卡影帝。我在一个特别低落的下午看完了这部电影,丘吉尔那一场场慷慨激昂的演讲,真的让人我感觉回魂。“Would we give up?” “Never! NEVER!”(我们该放弃吗?永不!永!不!)

  我尤其喜欢那个结尾,复制人K促成了父女相见。自己则缓缓地倚靠在台阶上,看着雪渐渐落下,等待着孤独的死亡。他什么也没说。但此刻的沉默,胜过千言万语。一如乔伊斯小说里的场景:“他的灵魂缓缓地昏睡了,当他听着雪花微微地穿过宇宙在飘落,微微地,如同他们最终的结局那样,飘落到所有的生者和死者身上。”

更新日期: 2018年12月04日
文章标签: 花房姑娘真实含义
文章链接: http://esmoquinroom.com/post/197.html